花6万8悄悄给女儿找对象 策划“偶遇”|

发布时间:2016-06-10 15:44:53
花6万8悄悄给女儿找对象 策划“偶遇”   吃完邻居家的喜糖、又喝过邻居的满月酒,袁大娘的眼睛里已经写满了“羡慕”,她的大龄女儿算是彻底输在起跑线了。   回到家中,打开电脑,64岁的袁大娘点开婚恋网站,通过网站,她联系了一家线下公司,婚恋公司献出策划“偶遇”等自由恋爱计谋,虽然服务费高达68880元,却和袁大娘设想一拍即合,双方签下保密协议,结成“同盟”,让介绍对象的过程“润物细无声”。然而,计划并不像电影情节那样顺利,7个月的时间,女儿仍旧单身。“同盟”也瓦解了,袁大娘继续打开电脑,不过,这次她搜索的是法律知识,准备让婚介公司退钱。   焦虑   女儿36岁了 至今单身“我在网上给你看了个……”袁大娘话才说一半,女儿晴晴(化名)就给了她一个白眼,“哎呀,这个你都相信。”吃了几回闭门羹,袁大娘只好采用迂回战术来“拯救”女儿。   家住成都,已经退休的袁大娘整天闷闷不乐,今年已经36岁的女儿,完全没有要结婚的意思,至今保持单身状态。“每次跟她一说,她就说‘要结婚还不容易,但要找个合适的太难了’。”袁大娘了解女儿,女儿思想独立,且年薪几十万元,对另一半比较挑剔,只要话不投机,男方肯定没有“翻盘”机会。袁大娘回忆,在自己的印象中,只有一个日本留学回来的海归博士坚持了“几回合”。2008年,女儿总算谈恋爱了,男方到过几次家里,他们老两口也只见过几次,其他更多时间是电话交流。经过差不多一年时间磨合,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得知两人领证,袁大娘此时心花怒放,认为总算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然而,她还没高兴完,两人上午才领取结婚证,下午就反悔,很快就离婚。   袁大娘看着女儿年龄越来越大,担心越来越多,她想过托人给女儿介绍男朋友,但是女儿经常在外地出差,时机很不合适。2013年,她开始来到网上,点开婚恋网站,开始漫漫冲浪路。   重金   寻找专业团队 策划“偶遇”   为了更快为女儿找到男朋友,袁大娘在婚恋网站上频繁留下电话,马上就有人找上门来。“2014年的时候就有一家自称XX网线下公司的美姻婚介所找我,介绍他们的服务。”袁大娘说,对方差不多每隔一个月就会来电问候,持续游说之后,2015年2月14日这天,她决定去一环路北一段一家名为美姻婚恋的门店上“共商大计”。从“188”到“688”,价格不同,服务就不一样,据工作人员透露,“688”这款服务,就会有专门的团队来策划相亲模式,采用“商场偶遇”、“咖啡馆一见钟情”等模式,让介绍对象的过程不生硬,也不留痕迹。   “就这个,一步到位。”袁大娘说,“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他们应该有自己的门道,而且他们说女儿的情况,要6万8的那个服务才能搞定。”为了配合婚介所的“攻势”,她准备充当内应,并与婚恋公司签订了保密协定,双方都不能向女儿透露半点计划。“他们说这样才有效果”。   失望   计划失败了 雇主喊退钱   2015年2月15日,她拿出自己的积蓄,孤注一掷。然而,一直到4月,这场为女儿征婚的“战斗”还没有打响。袁大娘开始催促对方,赶紧行动。婚介公司回复,“急不得,慢慢来”。   据袁大娘介绍,婚介所派出专线服务人员黄老师“出战”,按照剧情情节设定,袁大娘要先告诉女儿,自己外出逛街碰到了一个老同学黄阿姨,并把女儿电话给了她。袁大娘说,过了几天,女儿就气冲冲嚷嚷,说自己的“同学”半夜三更打电话,诉说自己不幸的离婚史。   袁大娘明白,肯定是黄老师想套近乎,可女儿并不上钩,反而大发雷霆,说自己根本没空听这些“抱怨”,并让这个“老同学”以后不要再来电话。袁大娘知道这戏没法演了,但黄老师没有改变策略。就这样,一直到了2015年的8月,专线服务一点进展也没有,袁大娘赶紧喊了“暂停”,想要退回服务费。   袁大娘想过找律师帮自己维权,但是咨询后发现,如果要律师出马,就必须惊动女儿,因为合同上是女儿的名字征婚,自己只是委托人。于是,袁大娘自己去网上查找法律知识寻找维权之路。    婚介所   策划偶遇无法实施   可走司法程序   按照合同上留下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了当时负责袁大娘业务的相关负责人,“我已经离职了。”该负责人说,自己换了一个清静一点的工作,以前的确要处理一些不满意上门退钱的事情,对于袁大娘的情况,她表示自己还有印象。“你可以找现在的公司负责人”。   在合同上,记者看到执行合同的公司为XX网线下VIP婚介服务中心・成都HX店(成都HX网络科技公司),记者在成都HX店找到一名负责人李女士,她表示,他们曾经和XX网合作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当初和袁大娘签合同的是HX的一家分公司,叫MY。李女士说,袁大娘选择的68880元的标准是属于私人订制征婚,而公司也并非没有提供过服务。李女士说由于袁大娘的女儿非常反感相亲的方式,所以婚介所需要3至5人的团队专门为她策划,要创造一些机会,设定一些在商场、咖啡厅等地偶然相遇的情形,这样不会被对方发现,“她女儿的要求也高,我们在找对方先生的时候还要给对方做思想工作,工作量比较大。”李女士说,“我们策划过一两场,但给她女儿打电话,她女儿都说在外地,但是对方先生是不能等的啊,所以就这样黄了。”对此,袁大娘也透露,女儿确实经常出差,“但是出差时间不长,一般就一两天就回来了。”   对于更多具体的服务细节,李女士表示需要在MY才能了解到。昨天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MY门店的总经理办公室找到了负责人,他对此事拒绝接受采访,并表示袁大娘如果不满意,可以走司法途径,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也许您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