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抢名师不要像“割韭菜”

发布时间:2016-05-17 17:34:26
朱永新:抢名师不要像“割韭菜”   “现在好教师流动就像‘割韭菜’,村里面的好老师到了乡镇,乡镇的到了县城,县城的好老师到了市里,中西部的到了东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城里的好学校聚集了大量的好教师。”前不久,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朱永新在深圳举行的“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高峰论坛”上,提到了这种现象。   朱永新之所以发出这个感慨,是因为在他发言之前,深圳龙岗区教育界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几年龙岗教育发展较快,成为深圳的教育大区,“去年从全国一次性引进了18名特级教师,高端教育人才的引进力度不断增加”。   “特级教师”是国家为了表彰特别优秀的中小学教师而特设的一种专业性荣誉称号。引进特级教师,已经是一些大城市以及发达地区提升本地教育水准的一个普遍做法。在北京,特级教师的多少一直是各区较量教育质量的一个关键数据。被称为“教育高地”的海淀区,名校集中,特级教师的数量也最为集中,曾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区县。但这几年,形势有所改变,因为其他各区意识到特级教师不仅可以自己培养,还可以大力引进。   例如,2010年,丰台区教委提出,计划5年之内将从外省市引进60名特级教师或省市级学科带头人。这个数字比过去10年引进的优秀教师还多。   2015年3月,北京市教委曾公布过新一批特级教师和重新认定的特级教师名单,朝阳区成为最大赢家。在248名新一批特级教师名单中,朝阳区有37名;而在重新认定的58名特级教师名单中,朝阳区有33名。朝阳区特级教师总量已经突破200人。   朝阳区人民政府网站显示,“近几年来,我区加快了高端教育人才培育的步伐。自2008年起,我区连年面向全国公开招聘特级教师,共引进特级教师120余人,并陆续进行重新认定。”   在2015年年底,北京市教委又公布了新一批重新认定的特级教师名单,从77名特级教师分布区域来看,朝阳区的人数遥遥领先,几乎占据“半壁江山”,其次是海淀、丰台、大兴、门头沟、东城等区。   在几年前的一次年初全区教育大会上,朝阳区的有关负责人在讲话中提及,上一年朝阳区引进的特级教师数量等于从新中国成立以来自己培养的总数。当时这位负责人要求,进一步加大特级教师引进力度,而且要求区内财政、建委、人力社保等多个部门密切配合。   近些年,东部地区和大城市不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教育发展都与前几十年不可同日而语,人才引进已经是常态。但是基础教育不同于其他行业,基础教育主要是地方财政投入。此外,教师的成长并非一朝一夕,是靠一天天的积累,在年年月月的教学中提升自己,需要慢功夫加上苦功夫,来不得一点取巧。   培养一名特级教师至少需要15年时间,而且教师的成长除了个人努力,与所在学校的培养、同事的支持也密不可分。教师成长成熟之后离开,对于当地学校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但是,引进地的社会资源、户口、住房、待遇,是有巨大吸引力的。山东的特级教师进京已经是“成批”了,甚至有的学校,从校长、主任到优秀老师,一股脑都被挖到北京。   搜索各地引进特级教师的信息,除了北京,其他主要集中在上海、深圳以及浙江、江苏、广东等发达地区。例如:   2015年秋季新学期,浙江萧山引进了5名区外特级教师、全国奥赛金牌银牌教练;   2015浙江长兴县教育局发布下属学校引进特级教师两人公告,目标是中小学校在职在编省级特级教师两名;今年3月25日,长兴县教育局为引进的5位特级教师颁发了聘书。   2015年年底,海南省财政厅下发1545万元用于为引进的中小学优秀校长和学科骨干教师发放一次性安家费。具体标准为:高级中学校长50万元、初级中学校长40万元、小学校长30万元、高中阶段学科骨干教师25万元、初中阶段学科骨干教师20万元、小学阶段学科骨干教师15万元,特级教师在上述标准上另外奖励10万元安家费。报道显示,海南省引进的14名中小学优秀校长和36名学科骨干教师(其中特级教师7名),已于2015年秋季学期到岗工作。   如此引进几乎与“掠夺”无异,大城市、发达地区的引进对于教师输出地来讲,就像一台台抽水机。据说,有些省份已经不敢评特级教师了,因为有的教师一旦评上了就会很快被挖走。   北京一个郊区县引进的一位特级教师,来自安徽省某县一所中学,教学成绩突出,接连培养了好几名省状元,2008年被评为特级教师,是县里第一个“特级”。这位老师深知自己的成绩离不开当地学校的信任和培养,但当北京某区教委一次次诚挚相邀,外加北京户口、解决爱人工作、一套住房,这位老师还是动心了。当然,这位老师来到新学校,很快融入,多年的教学教育经验用起来得心应手,成为教学带头人。   对于这种教育人才流动,当然主要是弱势地区人才流失的单向流动,朱永新提出:能否有转会机制,给予补偿?   由此,我想到其他一些职业的转会制度。比如,运动员的转会已经是一种市场行为,转会费动辄天文数字。   2014年年底,国航、东航、南航、海航等40多家国内航空公司签订了一份名为《航空公司飞行员有序流动公约》(简称《公约》)的文件。《公约》明确,各公司飞行员流出幅度原则上不超过1%。飞行员的“转会费”应由上、下家协商确定,尽可能避免和减少劳动争议仲裁和法院诉讼。2015年6月底,我国14家航空公司签订了34名飞行员的有序流动协议。   而在环境、经济、社会领域也有补偿机制。例如,生态补偿就是用经济手段调节资源相关者利益的制度,目前我国已经在自然保护区、矿产资源开发以及流域水环境保护等领域建立起生态补偿机制。   当然,用经济手段解决也只能是事后补偿,合理的做法是制度在前。   均衡是我国教育发展的目标和方向,近些年我国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乡村,都在努力消除东西部差距、城乡差距、区域差距、校际差距,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也解释过义务教育资源均衡的目标,其中包括,“教师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使教师的整体素质得到提高,使每个学生都能享受有质量的义务教育”。   但愈演愈烈的教师“割韭菜”现象显然与这一目标背道而驰。   朱永新提出,公共教育资源应该均衡,那么是否要有所规定?比如一个学校只能有两个特级教师,其他的教师可以到其他公办学校,也可以到民办学校去。只有这样做才能真正让优秀的教师到边远地区去。